景區概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城文物研究——居庸關險要的地理位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北京十三陵特區辦事處      時間:20-04-29      作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居庸關險要的地理位置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居庸關是萬里長城最負盛名的雄關之一。這不僅由于它是明長城防御體系中最迫近京師的關隘,而且還因為它雖處軍都山最為淺薄的部位,卻能扼危襟要而使進犯之敵視為畏途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明末清初著名的軍事地理學者顧祖禹分析居庸關一帶的地形時說:這里“兩山夾峙,下有巨澗,懸崖峭壁,稱為絕險!薄敖^谷壘石,崇墉(城墻)峻壁,山岫(山峰)層深,側道偏狹,林鄣邃險(密林深遠),路才容軌(勉強有兩個車輪間的距離)!辈⑦M而從它與兩翼戰略關聯的角度指明其兵要地理價值:“居庸關東連盧龍、碣石,西屬太行、常山(即恒山),實天下之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正因為居庸關的如上地位和價值,所以它也是長城諸關隘之中經受戰火洗禮最多的一處。從東漢時起,即有"鮮卑犯塞,""復寇居庸關"的文字記錄。元代以前 ,在這一帶發生的重大戰守進退活動,達16次之多。然則,因為居庸關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,所以歷史上從正面進攻居庸關的軍隊,“其得入者十之三”,成功率是比較低的。比如南宋嘉定二年,“蒙古攻金,金兵保居庸,不得入。蒙古主乃留可特薄察等頓兵拒守(正面相持),而自以眾(蒙軍主力)趨紫荊關、拔涿、易二州,轉自南口攻居庸(倒打居庸關),出北口,與可特薄察軍合!币簿褪钦f,這次蒙古軍隊是進行了戰役迂回,對居庸關形成南北夾擊之勢,方才得手的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朱棣靖難之后,北京成了明廷的首都,居庸關方向自然成了安危所系的鎖鑰。這位成祖皇帝說:“居庸關路窄而險,北平之禁喉也。百人守之,萬夫莫窺,必據此乃可無北顧!彼{親征,五掃朔漠,都是出居庸關而北上的,可見其對居庸之倚重。當時有人指出:“居庸在京師,如洛陽之有成皋(即虎牢關),西川之有劍門!薄熬佑挂粌A。則自關以南,皆戰場矣!蹦蔷蜔o險可守,只能打運動戰了?藙谌S茨有過一句名言:“防御無非是可以更有把握地戰勝敵人的一種較強的作戰形式!倍谝岳浔鳛橹鞯臅r代,有險比無險操有更多的勝券,是顯而易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為加大京師的防御縱深,分別以雁門、寧武、偏關為"外三關",以居庸、紫荊、倒馬為"內三關",構成兩道長城防線,占燕山、軍都山、太行山以及恒山、管涔山、呂梁山之地利,瞰制了主要的殲敵戰場。這種防御布勢,不僅著眼于敵人從正面(薊州、宣府、大同)進攻,而且考慮了敵人取陜、晉實施戰略迂回的可能,籌謀是比較縝密的。也正是在這樣一種戰略構想的大背景下,才愈顯居庸關地位之舉足輕重。顧祖禹把居庸關與紫荊關、倒馬關作了比較,指出“紫荊、倒馬二關,隘口多,守御難偏,內達保定、真定(正定),皆平夷曠衍,無高山大陵為主限,騎兵便于馳突。而居庸重崗復嶺,關山嚴固,三關之守,居庸險而實易!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交通條件的改善,如今居庸關已經不再是畏途險道了。高速公路、京包鐵路穿越其間,“絕險”早已變作通途。而隨著首都經濟和旅游事業的發展,這一帶的地形地貌也發生著巨大變化。特別是居庸關兩翼十三陵奔延慶、雁翅下沿河城的通道相繼打開,守御的難度無形中加大。但是其作為首都北京北部門戶和重要屏障的地位仍不遜當年。即便是在現代戰爭條件下,居庸關、包括八達嶺和整個“關溝”地區,依然不失為首都防御穩定的重要依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久久久精品